搞個錘子 作品

第1章 至痛,親人傷害

    

紅,聲音嚴厲:“傅廷修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床上的人雖然用被子矇住了頭,但用腳趾頭也能想到裡麵躲著的是一個人了。傅廷修淡聲:“就是您看到的這樣!”隻是在黎家吃了一頓飯就被下了藥,他現在說他被下藥黎家人會認嗎?而且,他傅廷修丟不起這個人!他朝黎恩雪看過去,黎恩雪立即避開他的視線。他自嘲一笑!因為他私生子的份嗎?所有的好,珍藏了十五年的記憶,刻在心頭的執念……在這一刻,他突然覺得像個笑話!“胡鬨!”傅...黎小棠做夢也冇有想到在自己家裡吃飯,竟然會出現問題。此時此刻,渾躁熱得厲害,腦海裡隻有一個念頭,趕去醫院。

跑出自己的房間,迎麵便看到一箇中年男人向走來。這箇中年男人認識,剛纔舅舅在餐桌上介紹了,他是傅氏集團現任董事長傅霖,傅家爺的生父親。

“黎三小姐!”傅霖笑瞇瞇地看著黎小棠,他的眼神帶著侵略的意味,上上下下掃著黎小棠。

黎小棠眼見傅霖走近,嚇得猛地推開手邊的一扇門,衝進去便砰一聲關上門,立即從裡麵反鎖。

背著門用力地呼吸,心跳還冇有平穩,便有一隻手將拉懷裡,接著,便是鋪天蓋地的吻。男荷爾蒙夾雜著淡淡的沐浴清香,將地包圍,使沉醉,使無法自控。

漸漸地,的意識變得越來越薄弱,由一開始的掙紮變得主,雙手摟男人的脖子。

很快,被拋到床上,男人冇有給思考的空隙,一番熱卻又毫無章法的吻之後,水到渠。

小棠痛得弓起,有片刻的清醒,彷彿聽到男人在耳邊喊:“恩雪……”

那是二姐的名字。是的,為了避開傅董事長,急之下躲進了二姐的房間。

隻是,這個男人是誰?用力地想要睜開眼看清楚,已經無能為力,隻覺得全躁熱得厲害,唯有與男人相擁在一起躁熱纔會得到緩解。

男人要了一次又一次。

小棠痛呼求饒,最後漸漸失去意識。

次日睜開眼的時候,小棠隻覺渾痠痛得厲害,一下全就像要散架了一般。

一側,便看到床前站著一個男人,男人形頎長,正背對著床慢條斯理地穿著服,他舉手投足間儘顯貴氣,讓人覺得他穿服都是一門藝,是一場視覺盛宴。

彷彿覺到後的靜,男人轉過來。

他有一雙鷹隼一般銳利又冰冷的眼,讓人而生畏,不敢與他對視。此時,正冷然地看黎小棠。

“傅……傅三?”小棠終於看清楚了。

傅三傅廷修冰冷地質問:“你為什麼會出現在恩雪的房間?”

昨晚晚餐以後他頭暈,黎恩雪扶他來的房間休息。

黎小棠移開視線,幽幽說:“我被人下藥了!”

要是現在還想不到是誰對下藥,那就太蠢了。

昨天傅家過來談傅三娶二姐黎恩雪的事,許諾十億專案作為彩禮。二姐黎恩雪因為傅三私生子的份不願意嫁給他,居然做出這麼齷齪的事來。

傅廷修聽聞黎小棠被下藥,臉再冷沉了幾分,也被下藥了?所以,他和都被人算計了?

有什麼忽然在腦海裡閃過,他眉頭就是一擰,眸底閃過失,周的氣息更冷了。

咚咚的敲門聲響了起來,傅廷修淡漠地瞟黎小棠一眼便去開門。

小棠立即進被子裡將自己裹好。

門開啟來,傅黎兩家的人全部都在門口。

傅家有傅老爺子、傅廷修的生父親傅霖以及他同父異母的大哥傅墨擎。黎家有黎國輝夫妻,以及他們的大兒黎雨晴和二兒黎恩雪。他們看上去很像是來捉的。

黎恩雪往床上瞟去,看到有個人躲在被子裡,垂下眼瞼,掩去眸底的笑意,總算功了。

這下好了,傅廷修與黎小棠生米煮飯了,不必再嫁給傅廷修這個私生子了。

說實話,傅廷修真的長得很帥氣,氣質也很好,甚至比傅大傅墨擎都要帥。無奈份太差,隻是傅家的私生子,以後冇有前途的。現在還有傅老罩著他,等到傅老一死,在傅家,他算個什麼東西?

“這……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黎父黎國輝故作一臉為難地看著傅老爺子。

傅老爺子一眼便看到散落在地上的襯和牛仔,甚至還約可見牛仔下著人的bra。

他老臉一紅,聲音嚴厲:“傅廷修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

床上的人雖然用被子矇住了頭,但用腳趾頭也能想到裡麵躲著的是一個人了。

傅廷修淡聲:“就是您看到的這樣!”

隻是在黎家吃了一頓飯就被下了藥,他現在說他被下藥黎家人會認嗎?而且,他傅廷修丟不起這個人!

他朝黎恩雪看過去,黎恩雪立即避開他的視線。

他自嘲一笑!因為他私生子的份嗎?

所有的好,珍藏了十五年的記憶,刻在心頭的執念……在這一刻,他突然覺得像個笑話!

“胡鬨!”傅老突然聲音一沉。

一個月以前,廷修突然對他說想要娶黎二小姐為妻,希爺爺能夠全。這次來黎家吃飯,也正是談他與黎二小姐的婚事。這纔剛剛談妥,他轉眼就睡了黎三小姐。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這中間必有。

想著,傅老聲音再是一沉:“到底是怎麼回事,你給我說清楚。”

隻要廷修說有,他一定替廷修做主。

傅廷修聲音依然很淡:“爺爺,要是黎三小姐願意,我想娶!”

“裡麵是小棠?”黎母張秀芝故作驚訝地問。

黎國輝臉陡然一沉,一副嚴父風範:“黎小棠,你太胡鬨了!你這樣何統?”

黎小棠在被子裡角勾起冷嘲,眼淚滾了一臉。到這個時候了還來裝腔作勢,這一切,難道不是你們早就算計好的?

這才反應過來昨天白天經過書房的時候,聽到的那些話的真正意思。

“恩雪不想嫁,想個辦法讓彆人嫁不就行了。”

“十個億的專案怎麼都要拿下。”

原來他們眼裡的彆人,就是。他們所謂的辦法,就是給下藥,哈哈!

“黎三小姐,我在樓下等你,要是你願意,我們稍後去領證!”傅廷修淡聲說完徑直離開,他無視所有人。

既然十五年前的一切都劃上了句號,那麼他娶誰都不再重要。

結婚以後,他會負起一個丈夫應儘的責任。他不是傅霖,不會做辜負人的事。

張秀芝尷尬地說:“是我教無方,讓大家看笑話了。國輝,你帶大家先去吃早餐,我單獨與小棠聊聊,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?唉!”

傅老見事已至此,隻好帶著兒子孫子下樓。

門口瞬間便隻剩下張秀芝一個人了,張秀芝走進房間關上門,慈母般溫地喊了一聲:“小棠!”!“黎三小姐,我在樓下等你,要是你願意,我們稍後去領證!”傅廷修淡聲說完徑直離開,他無視所有人。既然十五年前的一切都劃上了句號,那麼他娶誰都不再重要。結婚以後,他會負起一個丈夫應儘的責任。他不是傅霖,不會做辜負人的事。張秀芝尷尬地說:“是我教無方,讓大家看笑話了。國輝,你帶大家先去吃早餐,我單獨與小棠聊聊,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?唉!”傅老見事已至此,隻好帶著兒子孫子下樓。門口瞬間便隻剩下張秀芝一個人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