信仰飛躍 作品

1、悟性滿級,劍閣觀劍人

    

下去就是個死。”天玄世界倒是有講王法的地方,不過那不在西疆。西疆,拳頭就是王法。得罪人,半道打死的事,不。大漢點點頭,手抓住韓牧野遞過去的半塊靈石。“嗯?”大漢抬頭,看向握著靈石的韓牧野。韓牧野笑著點點頭。“嗯。”老子這半塊靈石可是在山下擺攤套圈、玩雜耍,廝混半年才賺來的,哪能這麼輕易出去?前世那種給錢不辦事的朋友多了,現在韓牧野是不見兔子不撒鷹。大漢看看韓牧野手上扣不又扯不過來的半塊靈石,沉一下...天玄世界。

西疆。

九玄山。

九玄劍門山門外。

“我悟很高的,前輩給個機會吧!”

青白玉廣場上,韓牧野一把抓住麵前青袍道人的手臂,低聲說道。

聽到他的話,那道人一甩袖,目掃向四周,然後冷笑一聲道:“你可以看看,此誰不說自己悟超群。”

韓牧野轉頭,看到的都是冷眼與嘲弄神。

九玄劍門可是西疆九派之一,來九玄山上拜師,誰不對自己的資質悟充滿信心?

韓牧野真是哭無淚。

他的悟是真的很高。

從地球穿越到此方世界的福利,就是悟滿級。

可剛才的修行資質測試,他被評定為最次一等的九品資質。

九品資質,也就是俗稱的廢靈,修行百年都無築基那種。

再好的悟,配上柴廢的修行資質,還是柴廢。

所以他被九玄劍門無淘汰了。

天玄世界是一個修行世界,無法修行的凡人,就是螻蟻。

螻蟻,是沒法被強者正眼看的。

此時,青白玉廣場上,再無人多看韓牧野一眼。

日頭從初升到當空,再到偏西。

青白玉廣場上的人越來越。

資質足夠的,歡天喜地踏山門。

資質不行的,也早早趁著天下山去。

此生,斷了修行夢。

看向前方靈閃耀的山門,韓牧野攥起拳頭。

他隻要一個機會。

一個修行的機會。

隻要能拜在修行宗門,憑借他滿級悟,絕對能一飛沖天。

為了能拜九玄劍門,他在此地等了半年。

可是,現在所有的希都化為泡影。

轉去其他宗門嗎?

九玄劍門不收的九品資質,其他宗門也不會收。

而且最近的另一家修行宗門也在萬裡之外,韓牧野不覺得自己毫無修為在,能活著走到下一個宗門。

目在青白玉廣場上搜尋,韓牧野忽然眼睛一亮,幾步上前,將一張紅木大椅搬起。

這大椅奇重,沉的讓他齜牙咧。

不過他還是用盡全力往山門中挪步。

他側,還有幾個穿灰袍之人,正在搬之前招收弟子時擺放的桌椅。

“啪——”

韓牧野才挪到山門前,一隻大手拍在他搬著的大椅上。

大椅落在地上,韓牧野也一個踉蹌。

“小子,知道嗎?沒穿上這袍子,你連搬椅子的資格都沒有。”

一位高八尺,壯如牛犢的大漢冷笑指指自己上的灰袍,然後出一隻手抓住韓牧野搬的大椅,轉往山門中大步走去。

呸,一個乾活的雜役,還多了不起了。

別說,這時候,還真就了不起。

韓牧野連忙上前,一把扯住大椅的。

那大漢轉頭,目中出兇狠之:“小子,再搗——”

他的話,被韓牧野手心一閃而逝的靈堵住。

那是半塊靈石。

靈石,天玄世界修行者之間通用的通貨,修行購,居家旅行,打架鬥毆必備。

修行界講究必備四要素,財法地,財,放在第一位。

韓牧野向著大漢使個眼。

大漢看看四周,微微點頭,兩人扯著一張大椅,走到山門拐角。

“這位大哥,我隻想拜九玄劍門。”

總要編一個一定要留下的理由。

韓牧野將手中半塊靈石遞過去,然後低聲音道:“我得罪了仇家,人家現在就在山下堵我,我下去就是個死。”

天玄世界倒是有講王法的地方,不過那不在西疆。

西疆,拳頭就是王法。

得罪人,半道打死的事,不。

大漢點點頭,手抓住韓牧野遞過去的半塊靈石。

“嗯?”

大漢抬頭,看向握著靈石的韓牧野。

韓牧野笑著點點頭。

“嗯。”

老子這半塊靈石可是在山下擺攤套圈、玩雜耍,廝混半年才賺來的,哪能這麼輕易出去?

前世那種給錢不辦事的朋友多了,現在韓牧野是不見兔子不撒鷹。

大漢看看韓牧野手上扣不又扯不過來的半塊靈石,沉一下,低聲道:“你隻要進九玄劍門就,對吧?”

韓牧野連忙點頭。

他也沒指麵前這乾活的傢夥能幫自己多大忙。

能進山門就行。

隻要進去了,憑自己的悟,就是蹭,也能蹭出點水花出來。

“那行,劍閣那邊正缺一個觀劍人,我領你去。”

劍閣?

這名字聽著就夠格!

觀劍人?

這是個什麼差事?

跟著這位名魯高的大漢一起抬著大椅,韓牧野終於得償所願,踏進九玄劍門的山門。

深吸一口氣,韓牧野彷彿到濃鬱的靈氣貫穿自己的腹心肺。

“這就是靈氣的味道……”

他微微瞇眼,想象著靈氣在自己的經脈中穿梭。

“得了吧,九玄山上隻有後山地有靈氣,你這吸一口,跟山下沒兩樣。”

“再有,別說你這廢靈,就是一品之上的天靈,恐怕也聞不出靈氣的味道。”

魯高的話將韓牧野的興致打斷。

把大椅放到庫房,魯高領著韓牧野順著山道,往不遠一座樓閣走去。

夕餘暉之下,這樓閣似乎籠罩一層金。

隔著老遠,魯高就停住腳步。

“吶,這就是劍閣,你到門口尋一位名黃老六的,他會安排你做觀劍人的差事。”

魯高說著,又出手來。

韓牧野將半塊靈石遞給他,然後拱拱手道:“魯大哥是個好人,等過幾日我安頓好了,請你喝酒。”

魯高咧道:“去吧,去吧。”

韓牧野大步往劍閣走去。

後,魯高將半塊靈石送到邊咬一下,又在臉上挲兩圈。

“好人?好人能活得久?”

“小子,下回喝酒,恐怕就是喝你的斷魂酒了。”

一邊嘀咕幾句,魯高收了靈石揣進懷裡,轉就走,好像本不願多看劍閣一眼。

韓牧野此時已經站在劍閣之外。

仰頭看去,四層高樓,有的雄偉。

而且離得近,這劍閣竟是似乎散發涼意,讓人不覺要打冷。

“日落閉閣,劍閣的規矩,要領劍明日來吧。”

韓牧野還沒有踏上閣樓前的九層石階,閉的閣門已經有蒼老的聲音傳來。

這位就是黃老六?

韓牧野立在閣門外抱拳道:“前輩,我是雜役堂安排過來做觀劍人的。”

話音落下,閣門“吱呀”一聲開啟。

一位頭發花白,皺乾癟麵容的老頭看向韓牧野,上下打量,然後吊著眼睛道:“劍閣藏劍十萬,劍氣縱橫傷人。”

“沒有修為在,在這裡活不過一年。”

“你是來送死的嗎?”挪步。他側,還有幾個穿灰袍之人,正在搬之前招收弟子時擺放的桌椅。“啪——”韓牧野才挪到山門前,一隻大手拍在他搬著的大椅上。大椅落在地上,韓牧野也一個踉蹌。“小子,知道嗎?沒穿上這袍子,你連搬椅子的資格都沒有。”一位高八尺,壯如牛犢的大漢冷笑指指自己上的灰袍,然後出一隻手抓住韓牧野搬的大椅,轉往山門中大步走去。呸,一個乾活的雜役,還多了不起了。別說,這時候,還真就了不起。韓牧野連忙上前,一把扯住大椅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