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儘天明AZ 作品

第三百六十四節:被炸得差點失憶

    

一般,遠遠沒有達到受神捕如此重視的程度。對此,鐵若男一直保有疑慮。而如今,鐵血冷又神秘失蹤,連自己的親生女兒都不知會一聲。他究竟去了哪裡?又去做什麼事情?“父親,你有傷在身,千萬要保重身體啊。”鐵若男心中很擔憂。這樣的情形,其實在之前也發生過幾起。每一次,都是鐵血冷麪臨強敵,無法分心照顧鐵若男,因此獨自去戰鬥。他身上的傷勢,就是之前類似情況下,被強敵重創。“父親雖然受傷,但他到底五轉強者。尋常的四...一聲輕哼,趙憐雲在一片碎磚爛瓦的廢墟中醒轉。

眼前一片氣流滾滾,白茫茫的,遮天蔽地似的。

她的耳朵嗡嗡轟鳴著,頭暈目眩。

“我…這是怎麼了?”

趙憐雲喘著粗氣,檢視自身。

她原本身著白裙宮裳,雪膚皓齒,如百合花清新純凈。但現在卻是滿臉烏黑,白裙裙擺撕裂破碎,險險能穿,像是饑荒中的難民,狼狽不堪。

檢視了一番後,趙憐雲發現自己大體完好無損,但身體一點力氣都沒有,渾身發軟,心底發虛。

“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?我怎麼會變成這樣?”

元始爆炸發生得太突然了,也太猛烈了,讓趙憐雲都被炸懵,一時間近乎失憶!

不過旋即,趙憐雲感到眩暈逐漸減弱,她回憶起來。

一場恐怖絕倫的大爆炸!!!

她瞳孔猛地收縮,記憶中一幕必定讓她一生都難以忘懷。

太可怕了。

前一刻她和身邊眾多的蠱仙,都在興奮地仰望著如山般的氣功果,無比期待著元始仙尊的復活。

但下一刻,元始仙尊就炸了!

在所有仰望期盼的蠱仙當中,趙憐雲位置處於人群的外圍,但仍舊被爆炸殃及。

這場爆炸太劇烈,整個天庭都被炸了,趙憐雲自然逃不了。

“怎麼會忽然爆炸?!”隨著記憶越發清晰,趙憐雲呼吸不禁急促起來。

“難以置信,我幾乎毫發未損。是因為愛情蠱保護了我嗎?”

“等等…我要救人!”

趙憐雲心頭一跳,想到自己當下應該要做什麼。

她或許被愛情蠱保護住,但其他人可沒有這樣的九轉仙蠱。

趙憐雲連忙啟程,鉆入白茫茫的氣流當中,開始搜尋受難的蠱仙。

爆炸發生之前,中洲十大古派的蠱仙都位於外圍,零零散散,三三兩兩地仰望氣功果。而在內圍則是天庭成員。

白氣滾滾,濃如煙霧,趙憐雲嘗試了許多偵查手段,都未能奏效。

這些白氣恐怕是氣功果的殘留,也是爆炸的後遺癥!充滿了氣道道痕,趙憐雲區區六轉蠱仙難以探察也不奇怪。除非她能動用愛情蠱。

但是愛情蠱不僅是九轉仙蠱,而且非常特別。尊者都難以煉化,雖然屬於智道,但是星宿仙尊至今都沒有染指。而是任由愛情蠱繼續寄生在趙憐雲的身上。

趙憐雲並沒有煉化愛情蠱,而是得到它的認可。因此不能隨心所欲地催動愛情蠱,有時候想要它攻伐,它卻帶趙憐雲遠走高飛。趙憐雲想要防護,它卻給她治療。

並且每次愛情蠱逞能,都會帶走趙憐雲身上的某些東西。有時候甚至是壽命!

趙憐雲鉆入滾滾白氣當中,憑借記憶的位置艱難摸索。

片刻後,她驚呼一聲,發現了不真子。

爆炸發生的時候,不真子就站在趙憐雲的身邊,和她交談。

但是爆炸發生之後,兩人都被炸飛了,不在原地。

不過趙憐雲第一個仍舊是發現了不真子。

不真子的傷勢非常恐怖。

他的半片身軀都被炸沒了,隻剩下脆弱不堪的骨骼,勉強護住內臟。而這些內臟也隻殘存兩個,其他的都被炸成了糊糊。

而不真子的另外半邊身體,則是虛化了,胳膊、胸膛、內臟等等好像都是被半透明的絲線勾勒起來,形態倒是十分穩定。

趙憐雲想要施救,卻發現自己束手無策。

不真子的傷勢太沉重了!

被炸沒了半片身軀,其實不要緊,不要說天庭,就說靈緣齋本身就有很多手段,可以讓骨骼、內臟、血肉等等重新生長出來。

但關鍵是,大量的氣道道痕刻印在不真子的身體上。

他殘留的半邊血肉身軀不斷冒著白氣,伴隨著白氣,所剩不多的骨骼、內臟都在化氣而消。

吊住不真子性命的是他另外半片已經虛化的身軀。

“爆炸發生的時候,不真子動用了虛化手段。然而有小無敵支撐的虛化手段,也沒有辦法躲過驚天氣爆。”

趙憐雲推算揣摩當時發生的情景,深深嘆息,眉宇間競是憂愁煩惱。

不真子虛化的半邊身軀正吊住他的性命,但這也維持不了多久。他虛化的身軀也被氣道道痕覆蓋,同樣在不斷地化氣而消。

“不真子堅持不了多久…”趙憐雲無奈,心中不禁越發焦躁。

她嘗試叫醒不真子,但不真子始終沒有醒轉。

趙憐雲甚至連不真子都無法轉移,唯恐讓他一命嗚呼。

她隻好暫時舍棄不真子,記住位置,再次鉆入茫茫氣流中尋找其他人幫助。

“有人嗎?快來幫幫我!”

趙憐雲在浩大的白氣中跋涉。

她不斷呼喚,獨自一人,強烈的孤獨和無助感籠罩她的全身。

到現在她都難以置信。

剛剛來到天庭的時候,她望著樓宇重重,光明堂皇的天庭,發自內心的驚嘆和敬佩。天庭雄厚的底蘊和悠久的歷史,讓她覺得自己的渺小,同時也油然而生一股強烈的安全感。

而當她目睹著元始仙尊一步步復活,她更感覺天庭將重新崛起!

但是接下來,元始仙尊就爆炸了。

變化來的太突然了,太劇烈了!

“到底怎麼回事?是方源亦或者其他尊者來攻打了嗎?”

“天庭的損失到底怎麼樣?”

“有沒有人來幫我?至少回應我一聲啊!”

趙憐雲的腳步忽然頓住,前方忽然傳來一股強勁的吸攝之力,周圍大量的白色氣流都被吸攝而去。

趙憐雲勉強穩住身形,漸漸靠近。

吸攝之力也迅速減弱。

趙憐雲來到了源頭,她瞳孔微縮,看到了一個仙竅門戶!

仙竅門戶敞開著,正在吞吸外麵的滾滾白氣,穩定住後形成一片固定的福地。

趙憐雲呆呆地站在仙竅門戶前,一動不動。

她看到了門戶內的情景,裡麵是河流和花樹,在氣流卷席中,花瓣從樹枝上落下,墜落到河麵上,然後隨波逐流,河水中時常冒出鯉魚等等吞食花瓣。

這正是流芳仙姑的仙竅景象,美不勝收,並且價值連城,在靈緣齋內部很有名氣。

流芳仙姑掌管秘傳峰,乃是靈緣齋中立派的太上長老。

趙憐雲記得,她第一次進入秘傳峰,流芳仙姑都沒有按照慣例親自招待她。畢竟她可是靈緣齋的當代仙子。

之後,趙憐雲和流芳仙姑的關係一直都不怎麼樣。

盡管關係冷淡,但是看到這片仙竅門戶,趙憐雲也不禁眼眶泛紅,心中有強烈的悲傷之情。

死了。

流芳仙姑被炸死了。

她雖然是七轉修為,但沒有虛道那般強勁的自保手段,也沒有愛情蠱傍身。

她被炸得一絲殘渣都沒有,仙竅福地落在了天庭當中。因為天庭充斥天意,天靈缺乏,所以流芳福地就汲取了外界的天地二氣,穩定了自身,形成了一片福地。

趙憐雲勉強收斂情緒,繼續尋找援手。

一路上,她又陸續發生了許多仙竅門戶,正在吞吸天地二氣。

死傷太慘重了!

“不提天庭成員,中洲十大古派每一派的蠱仙都有十幾位。刨除漫天繁星精算陣被俘虜的不算,在天庭當中的十大派的蠱仙超過百人。”

“而這一炸,八成的蠱仙都被炸死了!”

趙憐雲稍稍計算了一下,心中便一片冰涼。

中洲十大古派的蠱仙眾多,五域沒有合一的時候,仙鶴門就有十二位蠱仙。仙鶴門還是十大古派中比較弱小的門派了。

五域合一之後,地脈翻動,氣湧,產生了無數仙材。這讓門派內的蠱仙實力大增,蠱仙種子底蘊更強。

昇仙大潮的時候,十大古派都有蠱仙種子順利昇仙。不僅如此,還有他們從其他門派中招攬過來的。

就比如天蓮派中伍仗太上長老,就招攬了五德門中的木德長老穆懷。後者昇仙成功,又是伍丈開創的五德門內高層,知根知底,有資格加入天蓮派。

這就是中洲師門製度的優勢。

星宿仙尊之前力保元始復生,采取了死守方式。為了防止方源報復打擊,就主動將中洲十大古派的所有精銳都收入天庭當中。

但沒想到元始仙尊被方源炸了,這一下子,直接將中洲大多數的蠱仙都炸死了,中洲正道的脊梁都給炸塌了。

如此慘重的損失,讓趙憐雲手腳都發軟。

“完了,中洲完了。”

“或許天庭還能復活他們?”這是趙憐雲僅有的慰藉。

但是她並不蠢笨,思考越多,她越發現這場爆炸充滿了陰謀的氣息!

中洲被陷害了。

天庭遭殃了!

星宿仙尊也被算計了!

趙憐雲雖有九轉愛情蠱,但此時修為不過區區六轉,她能做什麼?

她隻能去求援,去呼喊。

趙憐雲越走越慢。

這一刻,她發現自己是如此的弱小!

“不要灰心喪氣啊,當代的靈緣齋仙子。天庭還在,我等也在。”就在這時,茫茫白氣中亮起一盞燈火。

燈火併不明亮,但很倔強,一直走出白氣,來到趙憐雲的麵前。

這是一位蠱仙老者,渾身血跡斑斑。

他的一個胳膊被炸沒了,僅剩下的手掌托舉著一點燭火。

趙憐雲認出他來,是仙鶴門的殘陽老君。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當初我為了接近它,也耗費了不少心思呢。嗬嗬嗬,這裡麵是巨陽仙尊親手煉製的一隻七轉仙蠱,名為人氣蠱。威能玄妙,甚至可以說是詭異。就算是當初的我,也耗費了不少代價,才探查明白的。”墨瑤語氣感慨。墨瑤生前,是七轉蠱仙,靈緣齋的仙子。赫赫有名。但是接近這份真傳,花費了不小代價。方源如今隻是凡人,連線近都接近不了,也理所應當了。“人氣蠱…”方源口中咀嚼著這個關鍵名字。他忽有所悟,問道:“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