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zmb 作品

第1章 慕冉,你要跟我離婚?!

    

想必用離婚索要賠償纔是的真實目的。難怪時間剛到,就按捺不住跑來跟他攤牌。戰景承咬牙道:“好!我滿足你的要求!”慕冉出纖細的手指,將桌麵上其中一份離婚協議拿到手裏,語氣不再像之前那般帶刺,“爺爺那裏……”戰老爺子待不薄,與戰景承分開,最捨不得,也最擔心的就是老爺子。戰景承上的寒意逐漸收斂,勾說道:“既然你想好了,爺爺那邊我會解決。”“那戰先生別忘了,明天下午三點民政局辦理離婚手續。”慕冉說完,毫無留...京都。

明亮豪華的總裁辦公室。

落日黃昏,殘的餘暉傾灑在地麵,原本寧靜且好的場景被一道清冷的聲音打破。

慕冉將手裏的檔案遞到辦公桌上,“戰先生,簽了它。從此我們形同陌路,互不打擾。”

麵前的男人俊朗帥氣,白的襯下擺塞進黑長裏,最上麵的兩顆紐扣解開,出結實的。

戰景承雙疊坐於辦公桌前,犀利淡漠的目落在桌上的那幾頁薄紙上,“離婚協議”幾個大字顯得格外刺眼,使得他不由皺起了眉頭。

修長的手指漫不經心地敲打著桌麵,他看著慕冉,語氣裏的緒讓人捉不:“慕冉,你要跟我離婚?”

說話時,男人上帶著一的迫。

慕冉直視著他,不不慢地說道:“戰先生該不會是忘了吧?我們協議結婚的期限是一年,如今時間到了。我們之間也該結束了。”

一年前,無意間救下戰景承的爺爺戰啟國,老爺子一句救命之恩,無以為報,隻能以孫相許,便為了戰景承的妻子。

沒有婚禮,沒有鑽戒,僅僅是一張結婚證,就將原本是陌生人的兩人捆綁在一起。

兩人雖有夫妻之名,卻無夫妻之實,更無夫妻之。

戰景承沒有帶出去出席過任何一次宴會,也從未向外界公開過他們的關係。

不過戰景承雖然不,卻是一個合格的丈夫,在各方麵不僅沒有虧待過,甚至給了能力範圍最好的。

私生活上也很幹淨。

慕他的人不,但是極有他的緋聞傳出。

婚一年,不得不承認,麵對如此優秀和帥氣的男人,慕冉心過。

但是深知,兩人並無可能。

因為京都所有人都知道戰景承心裏藏著一個白月。

想必,他那麽潔自好,也是為了那位所謂的白月。

而慕冉想要的是,那個滿心滿眼都是的人。

聽著的話,戰景承眼神微頓,心底泛起異樣。

沒想到一年已經過去了,時間過得可真快。

而更令他沒想到的是,慕冉會這麽迫不及待提離婚。

沉默了幾秒,戰景承再度開口,嗓音低沉:“爺爺很喜歡你,如果你願意的話,協議的時間可以往後再延長,直到···”

“直到找到你的白月為止?”

慕冉冷笑一聲過後,語氣帶著抹不耐催促道:“抱歉,我不願意!勞煩戰先生趕把協議簽了,明天去民政局領離婚證。我好給你的心上人騰位置,你也別耽誤我找男人!”

戰景承眉心沉了幾分,“我可以給你時間考慮,想清楚了再回答我。”

慕冉想也沒想,再度催促:“戰景承,你別婆婆媽媽的,幹脆點行不行?我沒時間和你在這裏耗。”

見著急的樣子,戰景承目裏湧現一疑不解。

這人怎麽突然變得跟平時差別那麽大?

難不之前的乖巧懂事都是裝的?

慕冉見他遲遲不肯在離婚協議上簽字,於是附靠近,單手撐在桌麵上,著戰景承饒有興味地問道:“戰景承,你該不會是···上我了吧?所以不願意放我離開?”

橘黃的籠罩在人上,那雙漂亮的眸子被擋在厚重的眼鏡後麵帶著笑意著他。

簡約的短袖搭配著修牛仔。明明這張臉再普通不過,從上展現出來的氣質卻讓人無法忽視。

兩人離得很近,戰景承甚至能聞到上的淡淡清香。

片刻的走神後,他別開了視線,嗤笑一聲,“哼,給你自己臉上金。我同意將協議期限延長,完全是為了爺爺。”

對於慕冉,他不討厭,卻也不喜歡。

隻是因為於老爺子有恩,加上老爺子喜歡,所以他才同意娶。

慕冉站直了子,臉上緒沒有多大起伏。

當然知道戰景承是因為戰老爺子才會主提出延長協議期限的要求,隻不過是突然興起想逗逗他而已。

戰景承不再猶豫,拿起鋼筆幹脆利落地簽上自己的名字。

“雖然婚前我們瞞著老爺子找律師做過公證,不涉及離婚財產分割問題。但是這一年有你陪著老爺子,他明顯開心了很多。作為謝,除了濱海的那棟別墅外,另外我會再給你五千萬。”

聽到這個數,慕冉抿了抿,挑眉看向戰景承說:“戰先生價過千億,據說戰氏集團是年收益都能高達十幾個億。如今才給我這個前妻五千萬,會不會顯得太小氣了點?這要是傳出去,可是會被笑話的。”

戰景承言簡意賅:“那你想要多?”

慕冉眨了眨眼睛,“那就在你剛才說的數後麵再添個零,應該不過分吧?”

戰景承眸底染上一層慍怒:“你可真敢想!”

“畢竟替你在老爺子麵前盡孝也是件力活,也並非所有人都能得了老爺子的眼。這是我應得的。”慕冉並不覺得自己這是在癡心妄想,反而說得一臉認真。

戰景承咬牙:“…………”

慕冉笑意盈盈:“你再不答應,以爺爺對我的寵,要是他知道我們要離婚,恐怕會把你的財產都分我一半。到時候可就不是這個數了哦。”

戰景承握著鋼筆的大手微攏,著怒火:“慕冉,你威脅我?”

慕冉臉上笑意不減,眨了眨眼,說道:“我有嗎?我這分明是在闡述事實。”

戰景承麵逐漸沉了下來,冷冽的眼神盯著與他針鋒相對的慕冉,似要將看穿。

他還真是小瞧了這個人,想必用離婚索要賠償纔是的真實目的。

難怪時間剛到,就按捺不住跑來跟他攤牌。

戰景承咬牙道:“好!我滿足你的要求!”

慕冉出纖細的手指,將桌麵上其中一份離婚協議拿到手裏,語氣不再像之前那般帶刺,“爺爺那裏……”

戰老爺子待不薄,與戰景承分開,最捨不得,也最擔心的就是老爺子。

戰景承上的寒意逐漸收斂,勾說道:“既然你想好了,爺爺那邊我會解決。”

“那戰先生別忘了,明天下午三點民政局辦理離婚手續。”

慕冉說完,毫無留念地走出辦公室。

看著瀟灑離去的背影,戰景承握了拳頭,心底莫名有些不是滋味。

大概是因為之前的慕冉太過普通乖巧,在他這裏存在極低,現如今竟像變了個人似的,讓他有些不適應。下擺塞進黑長裏,最上麵的兩顆紐扣解開,出結實的。戰景承雙疊坐於辦公桌前,犀利淡漠的目落在桌上的那幾頁薄紙上,“離婚協議”幾個大字顯得格外刺眼,使得他不由皺起了眉頭。修長的手指漫不經心地敲打著桌麵,他看著慕冉,語氣裏的緒讓人捉不:“慕冉,你要跟我離婚?”說話時,男人上帶著一的迫。慕冉直視著他,不不慢地說道:“戰先生該不會是忘了吧?我們協議結婚的期限是一年,如今時間到了。我們之間也該結束了。”一年前,...